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您的位置: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 小说 > 如果爱可以等-爱情小说

如果爱可以等-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29 13:15编辑:小说浏览(199)

    一 不可以,不可以。。。杨兮樱子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梦里 她抱着倒在地上的他,指尖颤抖的抚上他的脸庞 看着怀里的他。无助,恐慌,向她袭来。她想要抱紧他,忽地,全部灰飞烟灭,只留下她,放声痛哭。。。。 此刻,杨兮樱子蜷缩在被子里,身子冰凉双手捂着脸,苍白的脸上眼泪涌出,浸湿了枕头,她又想他了! 砰!门忽然打开,接着走进一名男子,冷峻,清秀的五官,精美绝伦,一双冷厉的双眸微眯双眉紧锁,径直走向她,俶的伸手掀开被子,作势要拉她,杨兮樱子惊呼一声,身子向后闪躲,男子见她向后躲,怒极反笑。沉声道:怎么?又梦到宫浩然了?哈哈!看到他死在你眼前心痛吧?为自己没能救他懊悔吧?醒醒吧!现在在你身旁的不是他而是我宫浩致!瞧瞧你自己,还哪有昔日的美丽。三年了,你他妈一直在想他。我呢?我算什么?我就一点也比不上他么? 杨兮樱子睁大眼睛怒喝道三年,你原来也知道三年了。宫浩致,三年来你午夜梦回时浩然有没有来找过你?啊?呵!杨兮樱子轻笑一声,又道;他是你哥哥,他那么维护你,你呢?你自己都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你迟早会身败名裂的,我好期待那一天。宫浩致双眼暴睁扬声道:我等着!摔门而去。杨兮樱子抽了抽鼻子,强忍着即将滑下的眼泪。拿起身旁的枕头重重扔在地上,头痛的欲裂,回忆却不断在脑海里翻涌。 十三年前 十岁的她只身一人来到A市,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里遭别的小孩痛打,不服输的她一气之下拿刀杀死了那小孩,并逃了出来,十年来受压下,她早已不是个孩子了,她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谨慎。她不是善男信女,你惹她一下 她用十下来还给你。 饥寒交迫下,她选择偷,所以当她坐在街边打量着路人时,目光锁住当时的宫浩然,见他手里拿着一个面包,她迅速向他跑去抢下面包,欲逃。怎料背后那人紧紧抓住她,无奈之下,她捡起身旁石头向他砸去。比她整整高出一头的宫浩然,险些被她砸中,怒气下一拳打在她脸上,她疼得龇牙咧嘴,张口便咬他手,宫浩然惊呼一声甩开她。扬声对身后几名黑衣男子道:把他带回去!转身离开,杨兮樱子就这样被架到了龙城。 当时的龙城还归宫坤管,也就是宫浩然的父亲。宫浩然一进门便拿起鞭子欲抽她。但看到她浑身泥土,脸上也粘有泥土,怕脏了他心爱的宝鞭,扬了扬手,示意人把她带下去梳洗,十四岁的宫浩然正值青春,易怒。狠戾的双眸看向她离去的背影。发觉有一丝丝疼痛从手上传来,宫浩然看着手背上的牙痕,心中更是怒气涌上。小子,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宫浩然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十四岁的他已轮廓分明。优雅而霸气,一副帝王之态。一双黑眸更是杀气逼人。骄傲但不自大,霸气但不嚣张。 梳洗罢的杨兮樱子在来时路上本想逃,但身后紧跟着四名黑衣男子高大魁梧,她默了,抹汗,车到山前必有路,管他呢,他若杀她,她定不让他好过。她径直走向宫浩然的房间,推门便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在她看来一副欠抽的样子。宫浩然听到门被推开,抬头,俶地惊住。他有点迷惑,随即看到来人身上的衣服时,恍然大悟,起身走到她面前质疑道:你,你是女,女的??杨兮樱子给了他个白眼问道:为什么抓我来这?宫浩然自动忽略她的话,左右打量她,幼年的她对这种眼光很熟悉,因为孤儿院的那些小孩在欺负她时就是这种眼光。恐惧袭来,转身想逃离,不料身后的他抓住她手拉着她走了出去,扬声道:走,一看你这样就是没吃饭吧?还抢我东西,算了不与你计较。走,哥哥带你去吃饭去也好向你道歉。道什么歉?我刚不是打了你一拳么,谁让你脏兮兮的我以为你是个男孩子呢,我向来不打女孩子,尤其是你这种漂亮的女孩子。她沉默了,第一次有人说她漂亮呢,这种感觉真好。她不知道前面的他脸颊微微泛红。。。。 宫浩然拉着她到了龙城的专属餐厅,推门进去,店里一位模样四十多岁的男人看到来人是宫浩然,顿时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走了过来,杨兮樱子顿时明白什么叫懦夫,也意识到拉着自己的男生地位不小。宫浩然看了男人一眼,沉声道:我要包间。男人连忙招呼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二楼包间,宫浩然拉着她上了楼,餐厅很大,明亮而又奢华,有种皇室的感觉,进了包间,宫浩然绅士的帮她拉椅子,杨兮樱子看他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角落的座位,走过去坐好。宫浩然默默鄙视自己,耸肩,坐到她对面。刚想问她些什么,老板上来了,身后几位服务员端上宫浩然平时点的菜,一一摆上,老板本想再和他多说几句,谁知宫浩然不给他面子怒喝道:出去。老板也不顾自己店员在身后,忙跑了出去。店员们见自家老板这么弱,都掩嘴偷笑,也一一下去了。宫浩然转而柔声道:现在吃吧,人都走了。杨兮樱子意识到自己的心思被他知道了低头不语,宫浩然以为她不好意思吃,戏虐道:不是吧?连我也要出去吗??杨兮樱子本想说是,但看到他萌翻了的表情,冲他摇了摇头,微笑。前一秒还很安静,后一秒便拿起筷子夹起菜迅速往自己嘴里塞,完全不顾前面还坐着一位帅哥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天呀!她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宫浩然看她那副可爱的样子如同自己手中的宝,眸底尽是宠溺。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感觉,初见,她蛮横的抢夺他的面包,再见,一双无辜的眼睛映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她到底是谁,那么美好,只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他却觉得他们似曾相识。杨兮樱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专攻于食物,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安全感和对他的信任,就这么放下戒备的吃东西。她一边吃,一边纠结着。 忽然楼下一阵喧嚣,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表示疑惑。宫浩然接收到她传来的信息,正准备起身下楼看看。忽然门被推开,还未见其人,就先闻其声:浩然啊,哈哈杨兮樱子默了,又默默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宫浩然一脸无奈,他这个活宝老爸可真是。。。 宫浩然起身走了过去,来人便是宫浩然的父亲,宫坤,四十多岁的样子,威严,霸气,和宫浩然很像,但比他多了些成熟稳重,和精明。不一会又传来一男声,接着跑了进来,俊美的脸但还未退去稚嫩,没有宫浩然好看,这是杨兮樱子的看法。他便是当时的宫浩致,对着宫浩然一笑,喊道:哥,我和爸爸来吃饭了杨兮樱子风中凌乱了,怎么这么多人,家庭聚会吗,她想吃饭啊啊啊! 宫老见自家儿子今天不知怎么了,吃饭也不带上他们,正要数落宫浩然,忽然眼睛扫向最角落里的杨兮樱子,又看看了自家大儿子,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走到杨兮樱子对面,拉开椅子坐下。宫浩致很疑惑,也跟着父亲。在看到最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孩时,惊喊道:哥,你交女朋友了??这么不仗义,都不告诉我的。宫浩致撇撇嘴,又注视着她,眸底闪过一丝疑惑,问道:这是哪家的姑娘,这衣服也太。。。杨兮樱子听到他说自己,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以为他在鄙视自己,抬头骂道:关你屁事宫浩致第一次被别人骂,一直都是响当当的宫二少,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头的小姑娘给骂了,颜面尽扫,正要动手,一直坐在一旁打量杨兮樱子的宫老伸手拦下他,笑道:小姑娘,厉害!哈哈,回头对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宫浩然说道:你也真是,有朋友不说一声,对了,这姑娘我喜欢得很,很对我脾气,你可不许对她不好哦!说罢又看向杨兮樱子,眼里含着笑,问道:丫头,叫什么名字?父母是谁啊?她礼貌地答道: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说罢还礼貌性的微笑。 宫老心里明了,这小丫头不简单,这么小面对着三个陌生人,没有一点惧怕,厉害!况且,这个小丫头,深得他心,既然她没有父母,不如让她留在龙城,刚看浩然的神色,就知道这小子很怕她受到伤害,看来。。。 宫老让俩个儿子坐到座位上,问大儿子:浩然,你们早就认识了?怎么也不和爸爸说?宫浩然摇头说道:额,刚认识,新朋友,宫浩致看向她戏虐道:你没名字?那你这几年人们都是怎么叫你的,喂喂的吗?杨兮樱子很讨厌宫浩致,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他哥哥。自动忽略他的话,低头不语。宫老见自家儿子这么没有风度,抹汗,无语中。 宫老有意让宫浩然去说,又怕小丫头不给浩然面子,他只好腆着老脸,柔声道:丫头,你看浩然这么喜欢你,不如你留在龙城,陪我的俩个儿子玩吧,再是,你也没有去处,难不成自己一人在A市流浪吗?在龙城,你有吃有喝有穿的,况且,我也挺喜欢女孩子,。。。恩。你说呢?丫头宫浩然闻言怔住,暗道自家老爸果然够快,本来自己就有这意思,不知如何去说。哈哈,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额,好像说反了。。。 杨兮樱子闻言也是一惊,看了看宫浩然,又看了看宫坤,唯独没管宫浩致,宫浩致无语问苍天中。。她心里反复思索着,确实是,自己没有任何亲人,只有十岁还不能在这里独自生活,她需要一个避风场所,一个能给她所有物质上的需求。 良久,抬头对上宫坤期待的眼光,很淡定的回答:好!宫坤很满足笑眯眯的问说:好。哈哈,既然你决定留在龙城,总不能没有名字吧,这样吧,我给你想一个好听的名字。。。恩。。宫坤撑着头仔细想着一个既好听又不俗气的名字,宫家俩兄弟对视一眼,掩嘴偷笑,自家老爸啥时候喜欢给人起名字了,他俩倒要看看能想出什么牛逼的名字。。。。 俶地,宫坤一拍桌子,众人惊悚的看过去,宫坤指着她说道:杨兮樱子,你看,杨,杨柳,意味婀娜多姿,兮么,纯属借用,樱子呢,我非常喜欢樱花,和紫色的东西,紫又和子同音,正好加在一起,,杨兮樱子,就这个,怎么样?她很无奈,能说不好吗?能吗?只得装作非常崇拜宫爸爸的眼神,淡淡的答道:好,好听宫坤圆满了,宫浩然捂脸,四个字,算什么??宫浩致一头黑线,话说自家老爸是怎样想到的??宫坤见她喜欢,笑声更大,或许楼下的老板也在疑惑中。。。 杨兮樱子就这样呆在了龙城,和宫家俩兄弟也慢慢熟了起来,对他们也有了自己的看法,宫浩然平时对她很照顾,嘘寒问暖那是常有的,要多暖心有多暖心,柔声细语的。到害的杨兮樱子经常脑补他在外那么冷漠是怎么做到的。。。。宫浩致么,她对他没什么好感,因为他无时无刻都在和她斗嘴吵得那叫个热火朝天,有时她懒得和他斗嘴,直接上手。宫浩致哪能让她个丫头片子欺负也和她敞开衣袖得打,所以宫浩然经常看到他俩在那扭打,唉!丫头这么强悍,他宫浩然敢要么?? 几年之后,正值夏天,草长莺飞,花香四溢,是个恋爱的季节。 所以一直以哥哥的身份守在她身旁的宫浩然突如其来的表白,着实让她摸不着边。 那一年,她十五岁,他十九岁,少女雪白的肌肤,一双黑眸,清澈,盛满纯真,娇俏的鼻子,殷红的唇,五官完美无瑕,极好看,她有一头栗色的直发,垂在腰间,看起来青春可爱,又不失十五岁时女生的性感。 杨兮樱子身着蓝色长裙,裙摆跟着轻风左右摆动,发丝飞舞。 却一脸平静的看着面前手拿九十九朵玫瑰的少年,少年依旧比她高出一头,挺拔的身躯挡在她面前语气略带不满:樱子,你就不能不这么平静么?有点表情好不,本少爷第一次向女生告白诶。给个面子呗? 杨兮樱子瞥他一眼,接过他手中的玫瑰,仍然面无表情,留给他一个背影,宫浩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怔在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突然追过去,搂着她露出一个妖孽的笑容走出龙城,拐角处,一双酷似宫浩然的眼睛,紧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双眼暴睁,为什么看到哥哥和她在一起,他心里就有股怒火呢? 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他自己一直心里有杨兮樱子,原来之前和她的吵闹都是因为他喜欢她,原来。。。似乎一切都晚了,他恨自己,更恨宫浩然。一年之后,龙城损失惨重,核心人员一一伤亡,只因宫坤突发疾病,整个人虚弱,日益消瘦,战斗力下降,不料,青虎帮帮主,白虎趁火打劫,强攻龙城,宫坤只好忍住病痛带上宫浩然和他们硬拼,谁知白虎暗中偷袭,宫坤中弹身亡,倒在宫浩然面前,临死前把龙城交给他,并嘱咐他一定守住龙城,宫浩然心痛不已,强忍住眼中涌起的眼泪击退青虎帮。安葬宫坤。 俩年内,宫浩然重新修整龙城,广招人员,继续与青虎帮战斗,可怜A市警察天天当炮灰。期间,杨兮樱子,宫浩致,帮助他击退青虎帮并杀死几名青虎帮大将,也因此激怒白虎。无奈之下,白虎只身一人与宫浩然谈判,并要求宫浩致和杨兮樱子一同。 A市,柳江边,宫浩然携杨兮樱子,宫浩致。三人已在那等候多时,宫浩然已和宫浩致说好,若他敢来,杀之。他宫浩然不是君子,既然在黑道上混,你若君子,必死无疑!对面,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黑衣,大腹便便的那种。宫浩然暗付,他还真敢只身一人,杨兮樱子左右看了看,确定他是一个人来心中一抹冷笑,他今天必死无疑。宫浩致也看向他,眼底无一丝波动,好似来人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亲爹。。。 还没等白虎走近,杨兮樱子拔枪对准他,砰。。子弹射去,白虎见情况不对,滚到一旁,躲在石头后面,咒骂一声,杨兮樱子连开几枪,她知道宫浩然要亲手杀了他,且不会让他那么轻松死掉,开完几枪后站在一旁,宫浩然看向石头那边,欲走过去,宫浩致上前拉住他,摇了摇头,示意他静观其变。宫浩然瞥他一眼,眼底似是闪过一丝心痛,但马上被他掩盖,微笑,甩开他,径直走向白虎。杨兮樱子微怔,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怕他受伤也试图跟过去,谁知宫浩致强行拽住她,杨兮樱子疑惑的看向他。俶地。轰!杨兮樱子心头一跳,转头看向宫浩然,宫浩然跌倒在石头旁边,一身灰土,她猛地跑过去,抱起宫浩然,叫他,推他,却始终无动于衷,躺在她怀里. 她不相信,怎么可能,刚刚还站在她身旁,刚刚还看了她一眼,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她伸手摸向他的鼻子,一秒,俩秒,三秒,四秒。。。 不可能,不可能会是这样,他一定是装的,一定是骗她的,绝望,无助,恐慌,一一向她袭来。眼泪滑下,淌在脸上,灼热,刺痛。 宫浩致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向前抱住她企图带她走,她猛然回头,眼泪涌出,无助的看着他,问他:不可能的,他一定是骗我的,你看,他没有流血啊,他一定屏住呼吸了,他在和我玩对不对?他能装多长时间啊?呵呵,浩然快醒来吧,别憋住呼吸了,醒来啊,醒来。宫浩致看她为他伤心,忽然拉开她拽着宫浩然的手死死抱住她。她微怔,在他怀里挣扎,捶打他,撕心裂肺,绝望。 宫浩致吼她:樱子,他死了,死了。看清楚! 哈哈哈!终于,你终于死了,哈哈白虎从石头后面出来狂笑,杨兮樱子擦干眼泪,抬眸对上白虎,双眼痛恨的看着他,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她恨不得杀他个死无全尸。 俶地,她挣开他,拔枪,对准,正要开枪,忽然有一双手夺下她的枪,杨兮樱子不解,怔住,半响才反应过来冲他吼道:宫浩致,你什么意思?他杀了你哥。杀了浩然啊,快,杀了他。快杨兮樱子已处于疯狂状态。眼神示意他杀了他,谁知宫浩致只是站在那,半响。他转身看向白虎,只是淡淡说了句:你走吧杨兮樱子,难以置信,什么,走,他让他走。开玩笑,他准了,我还没准,她没时间问他什么意思,抢过枪,对准,忽然颈后一痛,晕倒,宫浩致打了她一掌,抱起她,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爱可以等-爱情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