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您的位置: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 小说 > 致我远去的爱情-爱情小说

致我远去的爱情-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22 11:45编辑:小说浏览(143)

    在大学的前三年,萧娅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直到大三结束前夕的那个略微沉闷的下午 大学是枯燥乏味的,起码对于萧娅是这样,她从来不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好学生,尽管成绩不差,但她总是不愿将自己有限的青春年华葬送在课堂上。 从小到大在妈妈的眼里萧娅性格开朗,虽有些泼辣却很懂事,不早恋不叛逆,不打架不抽烟,这该归功于她的演技高超吧。萧娅从九岁起便和妈妈一起相依为命,妈妈很强悍,没读过几年书,却能混得风生水起,把萧娅养的白白胖胖。她的妈妈总是这样认为,只要按时给钱,偶尔谈心便能掌握女儿的一切,她总是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去判断萧娅说的话是真是假,忙到错过萧娅人生中许多个第一次。 萧娅长相出众,这是遗传爸妈的好基因,性格开朗的她总是特别受男生欢迎,对于小男孩来说喜欢的表达方式便是无休止的骚扰。萧娅接到的第一封情书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听起来有些可笑滑稽,男生买了张精美的信纸,歪歪扭扭的在纸上写着亲爱的萧娅,我喜欢你。懵懂的年纪总是胆小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把信塞到萧娅手里,一溜烟跑走了,身旁的男生一个劲起哄,那时的萧娅根本不懂这些情爱,因为她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她的爸爸。 萧娅的爸爸是在她刚上四年级的时候去世的,肝硬化。爸爸去世的那一天萧娅还高高兴兴的去上学,因为爸爸刚从医院回来,虽然不能说话不能动,可是萧娅觉得只要爸爸回来了,一切还和以前一样。放学的时候,还没到家门口,同回来的伙伴便看到她家挂满了白布,许多人在忙碌着,你家怎么了萧娅一愣不知道啊心里却在想,也许是姥爷,那个病在床上好多年的人。萧娅茫然的走了进去,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想找到妈妈,屋子正中央躺着一个用白布盖着的人,萧娅却不敢去看,她已经知道了。妈妈妈妈萧娅害怕的喊着,一身素衣的妈妈抱住了她,有人拿走了她的书包,有人给她换上了孝衣,一切都不真实,好像在梦里,萧娅至今都想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她是怎么过来,只记得自己跪在灵堂前,不断的烧纸,不断的哭,那时的她还不明白什么是死,什么是永远不见,她的心不痛,因为她觉得爸爸会回来,这个念头一直存在在萧娅的脑中,就像被洗脑了那样深刻,后来这种想法一直陪伴着她,直到死去。 也许从那一天萧娅便开始封闭自己的心,身体里好像有两个自己,一个疯狂一个懦弱,一个虚伪一个真实。 萧娅的初恋是在初一的时候,其实在这之前萧娅有过喜欢的男孩,那个男孩也追过她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萧娅总是在犹豫,总在拒绝,甚至用最恶劣的话骂他。她总告诉自己这样不对,可悲的劝诫着自己,安慰着自己,其实内心却在渴望那个男孩能主动一点,强势一点,把自己推到,狠狠吻自己,萧娅自己都被这种可怕的想法吓得不轻。她的初恋很简单,那个男生的两封情书就把萧娅追到了手,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之前可笑的坚持总是不堪一击。萧娅知道这个男生很花心,在追她之前刚和另一个女生分手不到两天。可是萧娅却喜欢这种感觉,从别人手中抢来的东西永远是好的,尤其自己还是那么多对手中的胜利者。初恋的男生和她不同班,在那个小心翼翼的年代两人就靠写情书来往,给萧娅送情书的是男生的好朋友,或者说是小弟。萧娅不喜欢弱势的人,这样的人只会被嘲笑欺负。可是让萧娅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小角色,居然写信告诉她,他喜欢她。萧娅看到和自己男友的信放在一起的小一号的信时,忍不住的想笑,还真拿自己当个东西。萧娅从来不是善类,尽管初次见她的人总将她和好学生挂上勾,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 萧娅连着三天接到那个小弟的情书,没有回他的信,也没有回男友的信,直到初恋来找她,她假装一脸的不舍和决绝和男生分了手。后来萧娅知道了那个送信的小弟连着三天被人堵到校门口揍,这就是她想要的。初恋对她还是很痴情的,也是,在初中的时候,成绩优秀又长得漂亮的女生总是分外吸引人,那个男生开始给她写信,放学堵她,他的朋友也都来帮忙,叫萧娅嫂子,萧娅只回了一句话好马不吃回头草。 初二的时候萧娅又一次恋爱了,这次依旧是个小混混,萧娅似乎对这种人毫无抵抗力,他们强硬的口气,霸道的拳头,还有一身的烟草味都让萧娅喜欢。男人都喜欢欲拒还迎,萧娅在那时就懂得,所以总是装作满不在乎,心里却期待着他的每一次出现。在一个下雪天,男生约她出去滑雪,在那一天男生吻了她,只是轻轻的触碰,软软的,带着烟草味,萧娅有些发懵,抬手便是一巴掌,男生却一脸歉意的讨好,萧娅觉得他很贱,但是自己却喜欢。男生很懂得如何讨好萧娅,送萧娅许多水晶球,毛绒玩具之类的小东西,知道萧娅喜欢林俊杰,便跑遍了所以CD店给她买一张林俊杰的唱片。男生的努力经营似乎对萧娅不起任何作用,在两人相恋三个月的时候,萧娅提出了分手,理由是没意思。 其实这时的萧娅是看上了另一个男生。男生是篮球队的,阳光帅气,许多女生喜欢他,也许是言情小说看的太多,萧娅对这种男神充满着无限的幻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必须是她的。萧娅的追求极端而另类,她吸引男生注意的办法便是诋毁他。萧娅和一群八卦的女生天天说着男生的坏话,甚至当着他的面大声喊娘炮,这样的方法并没有什么用,男生和自己班里的另一个女生恋爱了,天天出双入对,萧娅气得想杀人。正巧此时自己班里也是篮球队的一个男生向萧娅告白了,萧娅一口答应,眼睛都没眨一下。她并不喜欢这个男生,纯粹的只是报复。因为自己的现任男友和自己喜欢的男生是好朋友,所以见面的机会也就多了,男生并没有提起萧娅诋毁他的事,也许他之前根本没有注意过萧娅,萧娅讨厌这种被无视的感觉,从来都是别人追着求着说喜欢他,他算什么东西。几天后的愚人节萧娅跟自己的男友提出分手,并且向那个男生告白。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这是萧娅传给男生的字条,大家都知道,所以都以为她在开玩笑。但是第二天萧娅还是坚决和男友分手,这段恋情只维持了五天。 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萧娅没有再恋爱,得不到最好的,其他的都是将就。这段时间萧娅很叛逆,抽烟喝酒,打架逃课,所有坏学生干的事她都干了,但是萧娅还是有一点良知的,尽管不听管教,成绩却一直排在年级前十名,老师找她谈了很多次话,却好心的没有让她叫家长,很自然的她在妈妈眼中依然是个乖宝宝,妈妈只看重成绩,丝毫不懂得教育孩子,所以她错过孩子叛逆的重要时期,就犹如她错过了女儿最重要的初潮,萧娅至今都记得那个冬天,自己还在上课却感觉下体黏黏的,向那种小便没憋住的感觉,萧娅以为自己尿了裤子,不安的等到放学所有人都走光了,才回家。脱下裤子是鲜红的血,尽管学校生理课教过,萧娅也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恐惧和无助还是袭上脑门,但是她没有哭,无言的脱下被血染湿的衣裤,走到妈妈的房间拿出卫生棉换上,将染血的衣裤放进水里洗净,一切熟练的就像练习了几百遍,但是天知道她的心有多疼,冰冷的水刺激得她的手麻木发疼,可她依旧一下一下的揉搓的,因为她知道即便是哭,也没有人能帮她,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哭完后还是要一个人去适应,装脆弱给谁看。萧娅忘了自己从什么时候学会了在妈妈面前撒谎而不被发现,又是从什么时候能将两个不同的角色转换的轻松自如,这是痛苦的一年,彷徨,迷茫,心殇。 转眼就到了中考,一切都过的那么快,大家都在离别伤感,萧娅却很兴奋,只要上了高中就能住在学校了,就不用一个人呆在那个空荡寂静的吓人的家里,萧娅对高中充满了期待。中考的时候天气很热很闷,不知是因为人的心情还是天气的原因,这是萧娅过的最压抑的几天。中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萧娅甚至觉得比平时的月考还要轻松,还没考完,她便开始计划自己的假期。在考英语前的一个晚上,萧娅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打篮球的男生发来的,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我喜欢你。收到这条短信是什么心情,萧娅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迅速的回了句我也是,好像怕下一秒他便反悔一样。萧娅激动的一晚上都没睡,第二天却异常精神的坐着校车去考试。考完后,萧娅兴奋的冲出考场,不知是因为解放了兴奋还是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告白而兴奋。刚走上校车,萧娅就看到了他,按捺住自己的心情,淡定自如的走到他旁边坐下,心里却早已排山倒海,车子发动了,男生握住了她的手,萧娅紧张的就如初次恋爱的小姑娘,手一动也不敢动,转过头,望向外面不断后退的街景。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手被握得出了汗,粘腻腻的,萧娅却觉得格外甜蜜。 刚考完试的心情兴奋又紧张,在考试成绩没出来的那几天每个人都安不下心,可这并不包括萧娅,她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担心有什么用,考都考完了。考完试萧娅没有回家,一直住在自己的好朋友家里,这里离他家很近,萧娅随时都可以见到他。每天晚上萧娅都会和他一起压铁轨,这是一段废弃的铁轨,夜晚很安静,很惬意,知了的叫声分外嘈杂响亮,微凉的风吹在身上就像恋人的手舒服窝心。两人并肩走在铁轨上,嬉闹,相拥,接吻,不舍。每天这样的情形都在重复,他许诺要和她上同一所高中,不离不弃。一切的美好都在报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崩塌了,他的分数考不上萧娅报考的学校,他没有告诉萧娅,只是在萧娅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高兴的为她庆贺,当晚便发了条冗长的短信,与萧娅分了手,萧娅是被短信的铃声吵醒的,一条又一条,迷迷糊糊的知道他甩了她,回了句嗯第二天的时候萧娅认真的读了一遍又一遍,痛哭流涕却始终没有挽留他。有时萧娅在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答应分手,或者极力的挽留,他们会不会走到最后。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即便在来一次,萧娅还是会选择果断放手,她的骄傲不许。 这是萧娅第一次被人甩,谈了这么多次恋爱才明白被甩的滋味原来那么难受,这算是报应?这一直成为萧娅心中的一道结,萧娅也一直记得那个男人,说不清是因为太喜欢,还是单纯的介意自己被甩。 步入高中,一个新的阶段,也许一切并没有萧娅想的那么美好,这里没有帅哥,美女倒是有不少,萧娅第一次明白嫉妒和自卑的滋味。自己在这里并不突出,没有才艺,没有很聪明,没有话题,甚至沉默的连话都很少说。萧娅暗暗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而且病得不清,压抑的生活,陌生的环境,萧娅到校一个星期就后悔了。人生啊,就是为了后悔而过的。寂寞的时候总是会想很多,萧娅想到了初中的日子,潇洒自然,很多人围着她转,她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也许正因为如此养成了自己骄纵的性子,可她知道却不愿改正,沉醉在以往的辉煌时光不可自拔。 他便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他是萧娅班级的班长,萧娅从来没有注意过他,平凡是萧娅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形容他的词。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因为萧娅发现最近同学们总爱在她背后悄悄议论,尤其是那些男生,总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笑,我脸上有屎吗?萧娅郁闷的想。直到有一天发作业本的时候,她的作业本被人丢给班长,然后在一阵起哄中,班长有些羞涩的走向她的座位,默默的放下作业本。要不要那么狗血,装什么青涩?萧娅对他的第一印象一点都不好,甚至是厌恶,对这种乖乖男萧娅一向是敬而远之,他们都有一颗强大的玻璃心啊!后来班长总是一味的讨好她,送礼物,买吃的,萧娅开始是拒绝的,她知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她以前可没少吃这种亏,以好朋友的姿态送礼物,时机成熟后告白,被婉言拒绝后,开始抱怨自己为你付出多少多少,然后,然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萧娅的拒绝并没有打击到班长强大的内心,此路不通换条路,班长开始打萧娅朋友的主意,结果就在一个秋光明媚却邪风肆虐的季节去爬山!萧娅恨死了出卖自己的朋友,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咯,结果越走越偏,越走越冷,小手被牵了,嘴巴被亲了,结果那个男生告诉她,这是他的初吻!怪我咯!萧娅忿忿的想,但是算了,谁让自己愿意呢,后来一切就变得光明正大。班里的人叫她大嫂,他给她买饭,送礼物,安排和她一起值日,晚自习送她回宿舍,可是萧娅对他一直都没有感觉,充其量就是不讨厌。萧娅很奇怪自己从来没有答应过他,他却以自己的男朋友自居,所以萧娅报复他的方式就是不亲近,从爬山那次以后的一个月他俩连手都没牵过,所以当一个月后的一天男生主动抱了她,萧娅气愤的提出了分手。分手后面临的便是尴尬,更何况他还是班长,不知情的人依旧叫她大嫂,这让萧娅烦躁不已,还好学校政策好,高一下学期便分了文理班,他选文,萧娅选理,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后来萧娅遇到了他,那个第一个对她说宁缺勿滥的男生,男生很优秀,文采出奇的好,萧娅总是喜欢让他给自己写信,然后默默收藏,男生的细心让萧娅感动的稀里哗啦。他会把他俩发的所有短信保存起来,在一个月纪念日的时候两人一起回味;他会带她去看电影,现在萧娅还记得他们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单身男女》;他会带她去庙里,他告诉她自己曾经在这里斋戒过一个月,被主持相中差点当了和尚;他会带她去从前她最不爱去的图书馆,一呆就是一下午,萧娅却感觉到异常甜蜜,竟悟出了平平常常便是福的道理;他是第一个送她戒指的人;他是第一个与她同床共枕的人,他也是珍惜她的人,他说我会等你毕业他给了萧娅太多不一样的感受,他是萧娅第一个想要一辈子走下去的人,可是幸福总是调皮,你一个不小心它就溜走了。萧娅总是在自然的接受他的好,自然接受他的礼物,自然花他的钱,自然的等着他的主动。后来萧娅回想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连一个礼物都没有送给他,甚至没为他花过一分钱。他们分手的原因有些荒诞---冷战,冷着冷着就分了,是萧娅提出来的,她无法忍受他突然的冷漠,本来萧娅是生气说的分手,而他却答应了。这是萧娅最长的一次恋爱八个月,异常甜蜜却冷淡分手。 再然后便进入到了紧张的高三,萧娅拒绝外界的一切干扰,用心复习,一心只想考入自己喜欢的大学浙大,可是却被突然闯入的暧昧搅扰了心性。他不是个好学生,打架逃课,谈恋爱上网,不爱学习爱逞能,他家很有钱所以他即使不用努力也能有个不错的前途。萧娅知道他但是两人没有交集,他坐在最后一排,而萧娅坐在第一排,分界线如此明显,本来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老师把他调在了紧挨着讲台的位置,他一搭手就能放在萧娅的桌上,这是班主任应他爸爸的要求,所以有钱就是能使鬼推磨,他再坏成绩再差,老师也会高看一眼。他依旧的吊二郎当,喜欢到处调戏女同学,但是除了萧娅,萧娅知道他经常偷看自己读书学习,甚至会特意带很多好吃的,分给大家,也分给她。对这些萧娅表现的从不在意,不会对他笑,不会对他讲的笑话有任何特殊表示,只是一听而过。他们俩真正熟识,是因为一次晨读课上,他突然对萧娅的同桌说我觉得有个名字特别适合她,毛毛。其实萧娅听见了,却假装毫不知情,直到同桌告诉她,他叫你毛毛。萧娅从书本里茫然的抬起头望向他为什么看着你就想到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话,是同学将近两年的第一次对话。后来萧娅知道他叫她毛毛是因为他觉得毛毛很舒服,是能捧在手心的宝。有了第一次,他们便越来越熟络,比他之前暧昧的所以女生都熟络,他会给她带早餐,给她讲笑话,每晚睡觉前给她发晚安,甚至在她的生日打电话唱歌给她。她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他对她的喜欢表达的如此透彻,全班人都知道他俩关系不一般,可是在萧娅看清自己也是喜欢他的时候,也看清了他只是玩玩她。是的,因为她的不同吸引了他,只是单纯的暧昧,他可以对每个女生都这样,萧娅自以为的不同,卑微的可笑。 高考过后,萧娅报了一个离家很近的大学,她早就过了任性的年纪,妈妈也早不是那个风华正茂的女人了,她老了,皱纹爬满了她的脸,白丝也拔不尽了,现在的萧娅只想陪在妈妈身边,做彼此的依靠。暑假过的飞快,开学的第一堂课就是军训。南方的夏天简直能把人烤熟,尽管已经到了九月中旬,天气依然那么火辣辣。萧娅是在军训合唱团认识的他,一个拥有迷人声音的男生,他是合唱团的领唱。他们是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的,之后便经常约出去一起唱歌。萧娅开始欣赏的是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魅力,他的长相很普通,甚至有些胖,萧娅对他没有强烈的喜欢和爱,只是觉得两人就应该在一起。男生很会照顾人,样样都为萧娅安排的妥妥的,他的成熟稳重是萧娅从前那些男朋友身上没有的,萧娅能从他身上嗅到父爱的气息,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综合所有以上的条件,萧娅在两人相恋一个月便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她认定这是自己未来的丈夫。后来的一切如想象般甜蜜,萧娅的所有小任性,所有的坏脾气他都能包容忍受,他从不对萧娅发火,也从不麻烦萧娅,所有的一切都有详细的计划,有上进心,肯吃苦,萧娅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缺点。于是两人都把对方带给了家里人看,双方父母都很满意,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萧娅甚至幻想着自己以后结婚生子的样子。两人越发的如胶似漆,一刻也不想分离,于是便搬出了学校宿舍,住在了一起。同居的时光,刚开始还是一幅妻贤夫尊的好光景,可是时间一长,所以的缺点都暴露了。萧娅自私,只想别人宠着自己;男生懒惰,连脚都能一个星期不洗。萧娅的坏脾气越来越严重,她最受不了的就是男生不爱干净,而且男生还打呼放屁,曾经的上进心也没了,整天窝在出租屋里打游戏。两人的矛盾日渐升级,从最初的冷战到吵架,再到打架,萧娅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忍受这么多,分手的想法萧娅想过不下千遍,可是一想到母亲对两人的深深期盼,又强迫自己忍下去,这是第一次带回家给妈妈看的男朋友,她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也不能让妈妈觉得自己过的不好,从小到大她在妈妈眼前表现的都是顺风顺水,永远没有烦恼和挫折,她想一直保持下去。从大一直到大三,萧娅的爱情从甜蜜到冷淡再到现在的相看两厌,两人依旧会上床做*,可是仅是身体上的需求,萧娅感觉不到快乐,甚至于是麻木。就在萧娅计划着毕业的时候便分手,结束这长久的折磨时,萧娅遇到了他,一个纯净如水的男人。 萧娅和他同学三年,说过的话一个手都数的过来,男生高瘦,带着一副眼镜,长相很秀气,文质彬彬的样子。萧娅对他没太多的印象,直到大三结束后的一次班级聚会。聚会那天天很好,对于闷热的夏天所谓的好就是阴天凉爽,那天就是难得的凉爽,天空阴沉沉的,好像随时会下雨,聚会前是班级小游戏时间,一群人相约在操场撕名牌。游戏很激烈,分为黄白蓝三队,萧娅是黄队的,她瘦弱的小身板根本抵不过他们,萧娅也没想主动攻击,只是一味躲避,实在不行就认输。可是每当萧娅被攻击躺在地上的时候,总有一道白影来救她,萧娅看不清人,但知道不是自己的队友,萧娅又一次被扑倒的时候,她看到了他,那个默默保护她的人--林尧,萧娅笑了。聚会吃饭的时候,林尧走过来向她敬酒,祝福她要幸福,萧娅举杯,你也是。他没说话,笑了笑,饮尽了杯中的酒。饭桌上大家喝的畅快淋漓,仍觉得不尽兴,便转战到了KTV.嘈杂的音乐声更容易让人兴奋,大家就像在吃着最后的晚餐一样,尽情欢唱,嬉闹。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林尧被指定要抱一位异性,他看了一圈,锁定了萧娅的位置,他看着萧娅,萧娅也望向他,他缓缓的走进,萧娅慢慢起身,在一阵起哄声中他抱了她,他的胸膛不是那么宽阔,但是他的拥抱是那样紧,像是诀别时刻的相拥,他没说,但是萧娅感受到了,他累了。 进入了大四,紧张的氛围驱赶着大家不断前进,投简历、实习、写论文一大串的事接踵而来,萧娅的男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两人的恋情也到此结束。萧娅记得男友最后说的话谢谢你把最好的青春给了我萧娅觉得仿佛回到了两人刚刚相恋的时候,他的体贴暖心,自己的羞涩依赖,萧娅甚至忘了两人曾经因为什么而吵得不可开交,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折磨对方,四年的光阴,她已经习惯了身旁有个他。萧娅望着离去的火车,载着她四年的青春飘散无烟,泪水就那样决堤落下,萧娅哭的撕心裂肺。 到了大四的最后时候,萧娅送别一位四年好友,她的火车是晚上十点的,时间还早,便决定去KTV欢唱一下,两人包了一个小包,疯狂的纪念着自己的青春岁月,此一别不知何时能见,谁都不敢轻易许诺,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好友去了趟厕所回来,神秘兮兮的拉着萧娅,告诉她林尧在隔壁呢,要不要打个招呼,萧娅笑了笑拒绝了,自己也摸不清自己的想法。唉,可惜了,听说他喜欢了你四年好友状似无意的话却深深扣在萧娅的心上。四年!她怎会一点不知。每次放假她回家总能看到他的身影,等她上了车才走,一开始萧娅以为他家也在附近,可是问了同学才知道,他家是河南的,离这远着呢!她知道他在送她;每次萧娅下楼买早餐的时候也总能遇见他,两人只是微微一笑便错过。萧娅一直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他是那么笨拙,制造的偶遇那样频繁,那样生涩。萧娅记得他QQ上的个人签名我希望你回头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林尧让萧娅想起自己许多错过的爱情:曾经有一个喜欢自己六年,从初中到高中,每年萧娅的生日他都会送礼物,知道萧娅喜欢兔子,便搜集各种兔子送给她,但他始终没告诉萧娅自己的心意,萧娅以为不可能有人会暗恋你那么长时间,所以自然而然把他归为好友,直到高三快毕业的时候,他拿着自己精心挑选的围巾,告诉萧娅,他喜欢她,萧娅拒绝了,两个人太熟悉了,熟悉到任何复杂的感情都会玷污这份友谊,之后便是再也不见。后来萧娅也知道他本来可以上更好的高中,可是因为她抱了这个学校,所以他义无反顾,萧娅记起了初三毕业填志愿的时候,全校只有三个人只填了一个志愿,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她当时的男友,还有一个便是他;第二个错过的人是她的后桌,一个胖胖的可爱的男生,萧娅特别喜欢跟他开玩笑,他比萧娅小几个月,萧娅自然把他定义为弟弟,她什么话都会告诉这位弟弟,说自己的恋爱史,谈自己的恋爱观,他见证了萧娅高中三年所有的爱情。报考的时候他去了遥远的北方,只有寒暑假才能回来,萧娅骂他没良心,他只是傻呵呵的笑。在大一寒假的时候他们相约去母校,在和高中班主任吃完饭后,他突然说班主任问他,萧娅那么漂亮,他为什么不追?我很好奇的看着他,他半开玩笑的说:我说,竞争对手太多,我总是错过萧娅的心酸涩了一下,她想起了自己高三暑假在饭店打工的时候,他总会骑车来店里找她,给她送零食或者小礼物,他送过她一个钥匙链,一个钱包,一个旅游回来的纪念品,那时萧娅喜欢上了一个包工头,比她大三岁,喜欢骑摩托车带她到处溜达,萧娅沉浸在这段刺激的恋爱中无可自拔,沉迷到错过他;萧娅又想到了那个在小学追过自己三年的男孩,初中的时候有次遇到他,男孩装作没看见她一样走开,当时萧娅万分鄙视,但后来萧娅明白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曾是别人心口的一丝甜蜜,后来却成了一道疤。 萧娅送走了好友,又回到了那个包间,隔壁林尧的歌声传来,是一首《十年》,萧娅知道他一直都在。萧娅把手放在与他最近的那面墙上,紧紧贴着,谢谢你泪水从萧娅眼中滑落,苦涩却甜蜜。 每个人生命中都曾有过林尧,他们或许不优秀,或许有些死板,但是他们曾经用自己最好的爱去爱了那个不可能的人,也许以后都不会有了 文 / 秋夜微微凉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致我远去的爱情-爱情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