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您的位置: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 小说 > 第二十二章 智审知府 燕子传奇 卧龙生

第二十二章 智审知府 燕子传奇 卧龙生

发布时间:2019-11-20 08:07编辑:小说浏览(113)

    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时已三更,街上早无行人。 小燕子背着林家声,在江千里的掩护下,很快便来到东都老栈的后院围墙外。 为了不惊动店家,他们必须越墙而入。 正好小燕子房内有个空床位,便让林家声和他住在同一房间。 小燕子直睡到天亮,才解开林家声的穴道。 林家声悠悠醒来,一见自己已不在开封府牢房,又想起昨晚有人闯入牢房的事,立刻坐起身来,道:“我……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是谁?” 小燕子这时早已穿好衣服下了床,当即把救他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当林家声得知自己已被救出,急急下床跪倒在小燕子身前,道:“原来少侠是我的救命恩人,大恩大德,真不知让我怎样报答!” 小燕子道:“别说这些了,快起来,你一定很饿了,待会儿我就给你送饭来。” 正说话间,江千里推门而入。 江千里一进门就问道:“事情经过,全告诉他了吧?” “对他讲过了。” 小燕子说着,又对林家声道:“这位是我江叔叔,昨晚江叔叔也到过开封府大牢,我是奉了江叔叔的命令才去救你的,江叔叔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 林家声刚刚站起来,立刻又跪倒在江千里身前,连连的磕着头道:“多谢江大侠救命之恩。” 江千里摆摆手道:“该谢的是你舅舅张仁,如果昨天下午不是他来说出这件事,你恐怕已经没几天好活了。” “小的知道,听说小的这几天就要问斩。”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小的只想快快回家看看父母和家里的人。” “好小子,想的倒不错,你若现在回去,马上就会再被抓进大牢,而且很可能就地正法,到那时老夫和小燕子谁都无法再救你了。” “那……小的该怎么办?” “只有暂时住在这里,不能离开房间一步。” “倘若知府衙门派人来搜查呢?” “这里住着一位大内侍卫统领,别说尹知府不敢搜查,就是马巡抚也不敢乱闯一步。” 林家声真没想到客栈里住的这些人,来头竟是如此之大,自己也就完全放下心来。 小燕子担心林家声肚子饿,连忙出去吩咐客栈伙计送份一人的早餐来。 小燕子又到街上买了两套衣服交给林家声换洗穿用。 这时候,自王彤以下,所有的人都已知道林家声已被救来客栈。 林家声读过不少书,人也长得十分清秀,而且彬彬有礼。因之,所有的人都对他很好,王彤还特别交代他一些有关文案方面的事。 午后,江干里把小燕子叫到房间。 “小燕子,你在街上有没有发现画着图形缉捕林家声归案的榜文?” 小燕子摇头道:“我在街上走了不少地方,并没发现贴有这种榜文。” “有没有听到有人议论昨晚劫牢的事?” “也没听到。” 江干里沉吟了一阵道:“这也难怪。” 小燕子茫然道:“难怪什么?” “被劫的死囚是尹知府侍妾的未婚夫,尹知府为了名声和前程,明里当然不敢张扬,但暗地里却必定越发加紧追查。” “这么说,林家声不但永远不敢回家,也永远不敢在外公开露面了。” “的确如此,只要尹知府在任一天,那小子就必须躲藏起来。” “那怎么办?咱们不可能在开封太久,自然也不可能永远保护他。” 江千里显出为难之色。 他沉思了半晌,忽然双目神光一闪道:“小燕子,你再去做一件事!” 小燕子哦了一声道:“您老人家又要我做什么事?” “你和他都是年轻人,比较谈得来,不妨去问问他。” “问他什么?” “问他对他的未婚妻孙小凤是否已经死了心。” “这方面用不着问了,他若是死了心,就不至于冒着生命危险,擅闯知府后衙去看孙小凤了。” “说的也是,不过关键不在这里。” “江叔叔指的关键是什么?” “孙小凤是否对他还有情?” “孙小凤被尹知府已经霸占两年多了,现在是否还对林家声旧情不忘,只怕林家声也无法知道。” “他一定心里有数,你只管去试探试探他,回头再把情形告诉我。” 小燕子回到自己房间。 只见林家声正在室内闲得无聊。 小燕子在床前椅上坐下,笑道:“林兄,看样子你一定很寂寞吧?” “唉!既不能回家,又不能到外面走动走动,怎么不寂寞呢?” “只怕还不止这些吧?” 林家声听出对方话中有话,不觉一怔道:“不知燕少侠指的是什么?” 小燕子故意想了想道:“林兄这次被押人开封府大牢,起因又是为的什么呢?” 林家声立刻怨愤交加,低下头道:“燕少快不是早已经知道了吗?” 小燕子点点头道:“我是说你这么做是否值得?” 林家声眨动着两眼道:“男女之间,不过是为了一个‘情’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如今他被别人霸占了去,我当然不能忘情于她。” “我是说,男女双方必须都有情才成。” “燕少侠,我可以对天发誓,纵然海枯石烂,她对我也绝不会变心;如果她已变了心,我又何苦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去看她呢?” “可是你和她已经分手两年多,又怎知她不会变心?” “我们当初曾发过誓,我绝对相信她一定还想念着我。” “这只是你想当然的事,事隔两年多,人心也绝不是永久不变的,谁能保证她对你会永远不变心?” “燕少侠既然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好讲的呢!” ‘哦讲这话,也是以常理推断,并非随便乱讲的。” “燕少侠根据什么常理?” “孙小凤目前虽然只是一名侍妾,但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府上的家庭环境能和一名知府大人相比吗?” 林家声不觉脸色大变,他简直不敢相信小燕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又不便出言顶撞,只好胀红着脸低下头不再开口。 小燕子也用不着再说什么,随即来到江千里房间。 江千里正在等回音,连忙问道:“怎么样?快告诉我!” 小燕子把和林家声交谈经过说了一遍。 接着,又提出自己的看法道:“孙小凤一定不会变心,莫非江叔叔也想把她一起救出来吗?” 江千里似乎已有决定,拍拍小燕子肩膀道:“这次该你单独出马了。” “可是我弄不清孙小凤住在后衙什么地方?” “我已问过你爹,当然会告诉你。” “是否也要把她救到这里来?” “不成。你只要把我的话交代她就成了,不过必须先试探她是否变心,如果已经变心,我的办法就不灵了。” “好,江叔叔就告诉我,您的办法是什么?” 江千里随即低声向小燕子交代了一阵。 小燕子边听边点头道:“果然好办法,如果只把她救出来,麻烦事还在后面,这么一来,才算把问题真正彻底解决了。” 江千里郑重其事的道:“进去后必须保持机警,若尹知府正在她房中,那就赶紧回来,明天晚上再去,千万不能惊动任何人。” 大约三更,小燕子已潜伏在知府后衙的屋顶上。 凭他的轻功,果然并未被任何人发现。 本来,后街等于内院,必须通过重重警戒和巡逻,才能来到这里,而这里反而是警戒最疏忽的地方。 三更,正是夜深人静时刻。 由屋顶几乎可以俯视整座内衙。 除了一两处房间尚有灯火外,其余全是漆黑一片。 天井内也不见人影。 不难想见,后衙似乎并无人巡逻。 这对小燕子的行动,实在是一大方便。 他已知孙小凤的住处,那是后衙西侧的一处跨院。 这处跨院是独门独户,全院并无灯光射出。 小燕子在屋顶观察了很久,才跃下跨院天井,脚下并未发出半点声息。 孙小凤既然独拥一处跨院,不消说是住在正房。在正常状况下,至少应该有两名丫环也住在这里。 跨院内既无灯光又寂静无声,毫无疑问人都已经睡了。 小燕子此刻最担心的是尹知府宿在这里。 那就等于今晚白跑一趟了。 不过,这种可能并不很大。 因为据他所知,尹知府有两位夫人,侍妾也不止一个,孙小凤纵然得宠,尹知府也不一定夜夜前来。 就在小燕子刚刚跃下天井,忽然厢房内亮起了灯。 小燕子料想亮灯与自己无关,立即飘身来到窗外,由窗隙悄悄向里望去。 只见屋内一张大床,一名少女拥被而卧,另一名少女则披衣站在床前。 想来这名披衣下床的少女正是起来点灯的。 小燕子不难料到,这两名少女必是负责服侍孙小凤的丫环。 只听床上的少女道:“小红,睡得好好的,又起来做什么?而且又点上灯。” 那叫小红的少女道:“人家哪里有你舒服,还要做事呢?” 床上的少女道:“什么要紧的事要半夜起来做?” “难道咱们凤姨这几天不舒服,你也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 “知道就好,凤姨白天交代我,今晚三更叫她吃药。我半夜起来就是要过去服侍她吃药。” “难怪凤姨对你好,什么事都交代你做。” “你若想争功,就由你过去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既然凤姨交代的是你,我够什么资格去?” “那就别说凉快话,睡你的大头党吧!我穿好衣服就过去。” 小燕子听到这里,不觉暗喜!” 因为,由小红的话中已知尹知府不在这里。 他不能让小红出房后发现自己,连忙又跃身上了屋顶。 不大一会,小红出来了,直奔正屋。 由于小红并未叫门,可知正屋的房门未关。 正屋很快就亮起灯,隐隐可闻小红和另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另一个女人自然就是孙小凤了。 盏茶工夫,正屋的灯熄了,小红也回到了她住的厢房。 接着,厢房也熄了灯。 本来,小燕子想立刻进入孙小凤房间,但预料中孙小凤在弄不清自己是谁前,必定会出声喊叫,那时势必惊动厢房中的丫环。 无奈之下,他不能不使用随身带来的“五鼓返魂香。” 这是江千里交给他的,要他必要时使用。 好在这种迷魂香并不伤人,闻到后只是暂时昏迷,两个时辰后便会自动醒来。 于是,他再跃落天井,来到厢房窗外,燃上迷香,由窗隙中将烟雾送进室中,将两名丫环熏昏后,再推门进入孙小凤房间。 这次她并未蹑手蹑脚,有意让孙小凤听到声音。 孙小凤听到有人进来,不由问道:“是小红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燕子应道:“在下不是小红,孙姑娘!用不着怕。” 孙小凤大吃一惊,急急由床上坐起,尖声问道:“你……你是谁?” 小燕子并不惊慌。 因为,孙小凤虽然惊叫出声,但是不可能有人听到。 他来到床前,语气平和的道:“孙姑娘,在下是林家声的朋友,有要紧的事来见你,绝无半点恶意,你只管点上灯。” 听了这几句话,孙小凤总算放下心来,连忙披衣起身将灯燃起。 当她乍见床前站的是个仪表不凡的少年,怔了半晌才问道:“你说是家声的朋友,家声什么时候有你这位朋友呢?” “我们刚认识才不过一天多。” “这就不对了!” “哪里不对?” “他…” “他怎么样?” “他已被关在大牢好几个月……” “原来这事你已知道?” “有人偷偷告诉我的。” “那么昨晚有人把他劫走,你是否知道?” “也有人偷偷告诉过我。” “既然如此,在下和他刚认识就不足为奇了,救走他的就是在下。” 孙小凤一听面前这年轻人竟然是林家声的救命恩人,连忙走下床来便要拜谢,神情间显出无比的激动。 小燕子反而有些手足无措,急急说道:“姑娘快别这样,林家声是屈打成招,含冤莫名,在下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怎能见死不救!” 如今已经用不着再试探孙小凤了。、由刚才的举动,显然她对林家声丝毫不曾变心。 孙小凤缄默了片刻,才又问道:“家声目前人在哪里?” “在下暂时只能把他藏匿在客栈里。” “客栈里都有些什么人?” “姑娘必定听说过大内侍卫统领王大人已经来到开封,在下就和他住在一起。” “原来少使是京城皇宫的人?” 孙小风起初本来还有些担心,一听有大内侍卫统领王大人作主,顿时像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姑娘别问在下是不是大内的人,总之是和王统领由京城一起来的,现在在下想问问姑娘,是否想和林家声重聚?” 孙小凤眨动着眸子道:“这是我两年多来一直的心愿,但又怎能办得到呢?尤其目前风声最紧,若我和他偷偷见上一面,万一小燕子摇头道:”我是说让你们从此后永远在一起,并非只是和他偷偷见上一面。” 孙小凤显出一脸困惑之色道:“怎么可能呢?除非开封府不再通缉他,同时我也必须恢复自由之身。” 小燕子平静的说道:“你只要有胆量照着我的办法做,所有的困难问题都可以获得解决。” “少侠有什么办法?” 小燕子立即把江千里设计的一套办法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孙小凤听得虽然不住点头,却似乎又有些犹豫。 小燕子不难了解对方此刻的心情。 这是件必须鼓起勇气才能完成的事。 孙小凤是个弱女子,虽然作了知府的侍妾,并没见过大场面,要她抛头露面去做一件从前连想都没想过的事,的确会有些胆怯。 小燕子紧盯着孙小凤的神色道:“这是有关你终生幸福的事,无论如何,你要拿出勇气。当然,这需要你自己决定,别人无法勉强,你就好好考虑考虑吧!不过我必须提醒你,机会只有这一个,肯不肯把握这机会全在你,我走了。” 孙小凤忙道:“少侠慢走!” “莫非你已经决定照计行事?” “我是说厢房里还有两个丫环,万一少侠今晚前来的事被她们知道……” “你放心,我已用迷魂香把她们迷倒,要到天亮才能醒来。” “好,我决定照着少侠的吩咐做,少侠可以走了。” 就在小燕子和孙小凤见面后的上午,河南巡抚马文中又来客栈拜会王彤。 这是王彤特别相邀的,名义上是他自称由宫内带来几坛西域进贡的好酒,由于马文中是西域来的,特地请他来品尝一下家乡的美酒佳酿。 大内统领相邀,马文中自然不能不来。 马文中随带的人,除河南总捕头张不空外,另有一位文案师爷。 主人方面,除王彤之外,只有韩涛和燕飞作陪。 饭菜是由外面酒楼叫来的。 马文中到达不久,饭菜便已摆上。 至于带来的酒,早已由燕飞搬来,摆在一旁。 当酒坛打开泥封,果然酒气满室醇香。 客栈里特派两名伙计,负责照料主客双方饮宴。 酒过三巡,忽见客栈的帐房先生匆匆忙忙奔进来向马文中行了个大礼道:“启禀大人,有位妇人求见大人!” 马文中皱了皱眉道:“妇人求见?可问过她的身份来历?” 帐房先生躬身道:“年纪很轻,据她说有要紧的事情要求见大人。” 马文中哼了声道:“岂有此理,即使要打官司,也要到抚署上告才成,本抚应王大人之邀来此饮宴,那妇人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草民就不清楚了。” “告诉她,本抚免见,如果有冤枉,县有知县、府有知府,岂可越衙告状!” 那帐房先生刚要施礼而退,却听王彤道:“马大人,既然那民妇得知马大人在客栈,又胆敢前来求见,想必有重大冤情,当年包龙图经常有人向他拦轿喊冤,而且古来连御前告状也时有所闻,马大人是有名的清官,自当明镜高悬才对。” 这一来,马文中等于非接见那民妇不可了。 不过他还是顿了顿道:“下官接见那民妇,自是理所当然,怕的是因而打扰了王大人的酒兴。” 王彤摇头道:“咱们都是朝廷命官,理应以黎民百姓为重,酒宴事小,民情事大,就算耽误了这顿酒席,王某再行邀宴又有何妨!” 马文中连连颔首称是! 他即吩咐帐房先生道:“把那民妇带到这里来!” 一会儿,帐房先生便带着一名看来颇为端庄秀丽的少妇来到客厅门口。 帐房先生道:“客官首席,那位便是抚台大人,你自己进去吧!” 那少妇神色甚为紧张,低垂着粉颈,怯怯的跨进门槛,立即倒身盈盈跪下,连磕了三个头道:“小女子叩见抚台大人!” 马文中哦了声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来见本抚?” 当着王彤的面,马文中必须装出态度和蔼、语气亲切的样子,若换成是在巡抚大行,有人击鼓鸣冤,不拖下去先打四十大板才怪。 那少妇顿了顿道:“小女子叫孙小凤,是开封府尹知府的内眷。” 马文中大感意外,啊了声道:“什么?你是尹知府的内眷!” 这时,燕飞在一旁,忙抢着道:“禀马大人,她的确是开封府知府大人的内眷。” 马文中望了燕飞一眼道:“两年前,你是开封府的总捕头,难怪会认识她,你再说明白些!” 燕飞道:“她是尹大人的侍妾。” 只听王彤哦了声道:“王某也想起来了……” 马文中视线转向王彤道:“王大人想起了什么?” 王彤道:“这事江千里大侠对王某说过,两年半前尹知府以一百两银子买了一名侍妾,一定就是她了。” 跪在地上的孙小凤连忙点头道:“正是小女子。” 原来孙小凤前来向马文中告状的这一切,正是江千里的安排。 因为当着王彤的面,马文中对尹知府已无法官官相护,非公事公办不可,只要告倒了尹知府,孙小凤和林家声自然也就可以分而复合了。 马文中何等精明,当然心里也有了数。 但他却必须装出全不知情的模样,摸着嘴巴沉吟了半晌,道:“你到这里来见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孙小凤又顿了顿道:“小女子要告尹知府,求大人作主。” “你告他什么?他哪一点对不住你?” “小女子当初是被他强行霸占来的,这还不算……” “莫非还有别的?” “小女子当初已身有所属,和一林姓男子行过文定之礼,尹知府不但强占了小女子,而且……” “而且什么?不必害怕,当着我的面,又有京城王大人在座,别说告的只是一名小小四品知府,就是告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马文中为了讨好王彤,说完话还故意又指了指王彤道:“这位就是京城的王大人,另一位是燕侍卫,曾作过开封府的捕头,你该早就认识的。” 孙小凤点点头道:“小女子认识燕捕头。” “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快说!” “尹知府又把小女子的未婚夫婿关进大牢,而且定了死罪,这几天就要问斩……” 马文中一对眼珠接连转了几转,道:“有这种事,他把你那未婚夫婿定成死罪,罪名是什么?” 孙小凤含着泪水道:“罪名是私通盗匪、图谋不轨。” “你那未婚夫婿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他叫林家声,今年二十岁。” “你呢?” “小女子十九岁,被尹知府强行霸占时才十七岁。” “林家声平日做何生理?” “他才二十岁,除了读书,便是帮忙家中做些田里的活计,大人!尹知府说他私通盗匪、图谋不轨,世上可有这种事吗?” “你现在想怎么办?” “小女子只求大人开恩,为未婚夫婿申冤,恳求大人作主还他清白。另外,更希望早日和尹知府脱离这段孽缘。” 马文中冷冷一笑道:“好一个尹守义,竟敢做出这种事来,简直大无法无天了。” 接着转头向孙小凤道:“你放心,本抚回到抚署之后,马上传喊尹知府查办,一定会对你有个交代。至于你,就先回去等消息吧!” 只见王彤摇头一笑道:“马大人,这样的处置,只怕有些不妥吧!” 马文中双颊抽搐了几下道:“王大人认为哪里不妥?” “这名女于既然是前来告尹知府的,怎可让她再回去?万一尹知府对她先下了手,岂非又枉送一条人命吗?” “只怕尹知府还不敢吧?” “你刚才已经说他无法无天,既然无法无天,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依王大的意思呢?” “就把她留在客栈,由王某负责她的安全,马大人该放心了吧!” “这样也好,下官现在就回抚署传喊尹知府去。” “不必!” 马文中一怔道:“莫非王大人是要下官不必管这件案子?” 王彤冷笑道:“岂有此理,王某的意思是希望马大人现在就派人把尹知府叫到这里来,也好就这件案子速审速结。” 马文中苦笑道:“这样做只怕……” “马大人只怕什么?” “这里是三公主凤驾驻晔之所,又当着王大人的面,把尹知府叫来这里审问,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那就对马大人实话实说吧!三公主这次出京,正是奉了皇上旨意,到各地访察民隐、整饬官风。 这件事王某既然已经知道了,就必须转报三公主,回京之后,再向皇上启奏。马大人若能把这件案子速审速结,又有王某在旁作证,对你的前程。k正是大有帮助的一件事。” 这几句话,听在马文中耳朵里,简直有如圣旨一般,根本不能违抗,连忙交代总捕头张不空去传唤尹知府前来。 另一方面,再命孙小凤暂时到房间里回避。 孙小凤进入的房间,正是小燕子的住处。 不消说,林家声也住在这里。 这时,小燕子和林家声都在房中。 林家声已听小燕子说过昨夜探访孙小凤以及今天将前来告状的事,此刻一见孙小凤进来,禁不住上前一下子就把孙小凤紧紧拥住。 孙小凤更是惊喜交集。 当着小燕子的面,两人仅相拥了片刻,便分开手来,彼此激动得凝目相向,却是说不出话来。 小燕子道:“你们要说话,必须低声些,免得被客厅里的马巡抚听到。” 两人依言都尽量不开口。 许久,林家声才小声问道:“刚才巡抚大人曾说过什么?” 孙小凤也低声回答:“现在去传尹知府了,尹知府马上就到。” “巡抚大人会怎么办他?” 孙小凤望望小燕子,却不知该怎么回答?小燕子道:“你们放心,我江叔叔这套办法是逼使马巡抚非严办尹知府不可,否则必定影响他的前程。在这种情形下,马巡抚为求自保,根本不敢官官相护。” 孙小凤感激的道:“江大侠对我们太好了,我们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他老人家,能不能让我现在就见见他?” “他老人家就在隔壁,你想拜见他,机会多得很,不必现在。” “他老人家是一代大侠,又是王大人的好友,王大人请客,为什么不见他老人家在座呢?” “他不方便和马巡抚见面,其实这件事完全是他老人家在幕后主持的,王大人也是听他的吩咐行事,难道你们还想不到吗?” 小燕子料想林家声和孙小凤必定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忙站起身道:“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们好好谈谈吧!干万声音要小,不能让外面的人听到。” 张不空奉命到开封府传喊尹知府去了。 客厅里的酒宴继续进行。 王彤道:“王某最近这两三年,曾来过开封多次,早就听说尹知府官声不佳,现在看来,果然传言不虚。” 这几句话,等于有意损马文中的面子。 马文中胀红着脸,干咳了几声道:“下官惭愧,对这事一直蒙在鼓里。” “马大人用不着自责,你是一省之长,管的事太多了,事实上也不可能什么事都能了如指掌。” 马文中总算松了一口气,顿了顿道:“王大人的意思,该把尹知府怎样发落?” 王彤笑道:“这是马大人的事,王某是大内的人,不便多言,不过王某必须把事情经过据实转报三公主,至于Z公主是否转奏皇上,那该是由三公主决定了。” 马文中陪笑道:“下官很希望王大人能提供一点意见。” “大内的人,岂可干预地方政事?待会儿尹知府到达后,王某似乎以避席为佳。” 马文中忙道:“王大人一定要在这里才成。” 王彤故作不解道:“为何非要王某在场不可?” “问官司应在署衙,如今把尹知府传来客栈问话,似乎有违体制,唯有王大人在座,才能让人知道下官把尹知府传来客栈是另有原因。” 这是马文中的真心话,这几年来,他曾收受过尹知府不少重礼,两人之间颇有私交,唯有当着王彤的面办人,才能让尹知府知道他是迫不得已,否则他又如何向其他的心腹手下交代?既然马文中坚邀王彤在场,王彤当然也不再推辞。 这顿酒饭吃得并不尽兴,尤其马文中,更是恼在心里。 散席后,王彤立刻吩咐把碗盘杯筷撤走。 然后,马文中和王彤居中并肩而坐,韩涛和燕飞侍立在王彤身后,抚街的文案师爷则站在马文中身后。 马文中又吩咐客栈掌柜送来文房四宝,以便待会儿问话时由文案师爷做成笔录。 又过了盏茶工夫,张不空已陪同开封府知府尹守义到来。 尹知府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张不空只告诉他巡抚大人在客栈里有请。 他从前已见过王彤,当他进得门来,见王彤也在座,内心顿时有些七上八下。 好在他于官场日久,内心虽然紧张,表面上表现得仍不失沉稳,先向马文中躬身一礼道:“卑职参见大人!” 接着再向王彤施礼道:“原来王大人也在这里,下官拜见!” 马文中不动声色道:“不必拘礼,你请坐下!” 尹知府恭恭敬敬的在一旁坐下。 马文中轻咳了一声道:“本抚要你来,不为别的,听说贵府大车关了一名即将处决的死回林家声,有这回事吗?” 尹知府顿时神色一变,低下头道:“不错,只是这名死回已在前夜被人劫走。” 马文中哦了一声,道:“有这种事?是否已通缉归案?死回被劫,非同小可,是否已报到抚署?” “卑职已派出捕快和官兵四处查缉,至今尚未查出死囚究为何人所劫?逃往何方?至于报往抚署呈文,至今尚未呈出。” 马文中转过头来道:“王大人,原来死囚已被人劫走,刚才告状的女子并未提起!” 王彤道:“这种事她如何能知道,其实现在死回被劫的事已不重要,马大人应该先查明那死四定罪的原因?如果他是被诬定罪名,被人劫走反而是一件好事,否则岂不枉送一条人命?” 马文中点点头,转问尹知府道:“那个叫林家声的为何被定为死罪?你先在王大人和本抚面前说明白!” 此刻尹知府早已不敢再坐,自动起身恭立垂手道:“这人私通盗匪,图谋不轨,按律应当定为死刑。” “可有证据?” 尹知府打了个哆嗦道:“卑职断案,证据确凿,刑案薄内都有详细记载,而且有那死囚的亲笔招供划押,如果大人要查明详细案情,卑职回衙后就亲自将刑案文犊送到抚署。” 马文中冷笑道:“不必了,尹知府!现在已经有人把你告下来了!” 尹知府脸色又是一变道:“是什么人要告卑职?” “告你的人,也许是你万万想不到的,连本抚也大感意外。” “大人最好能说出是谁?如果能把这人找来,那就更好了。” “本抚只怕你见了这人,会无地自容吧!” “大人自管把这人叫来,卑职自信为官清正,绝不怕被人诬o’’rpo”好,你既然执意要见这人,本抚也只有把她喊来了。” 马文中说着,望了王彤身后的燕飞一眼:“就请燕侍卫把告状人带到这里来!” 燕飞应了一声,很快便把孙小凤带了出来。 孙小凤似乎不敢看尹知府,出来后低着头便跪在马文中面前。 在这刹那,尹知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爱的宠妾居然在拆台大人面前把自己告了一状,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他怔了半晌,才呆呆的望着孙小凤道:“真的是你在抚台大人面前把我告下了吗?” 孙小凤仍不敢看尹知府,低着头道:“是的,老爷觉得很意外吧!” 尹知府张口结舌了一阵才道:“小凤,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你竟做出这种事来!” 孙小凤幽幽的道:“老爷的确待我很好,但为了讨回公道,我却不能不告你,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太没人性了。” “你竟敢拿‘没人性’这三个字来骂我,我做错了什么事?你说!” “你做的坏事太多了,你明知我是已经和人订过婚的人,却偏要用权势把我强霸作妾,就凭这件事,你的天良何在?” “岂有此理,我是用一百两银子把你讨过来的,你的父母完全同意,怎么说是我强霸你?” “你用那种卑鄙手段胁迫我爹娘,我爹娘敢不同意吗?你不妨现在派人把他们两位老人家找来,看他们怎么说?” “小凤,你……你太没良心了!” “究竟是谁没良心,当着抚台大人和京城王大人面前,很快就会弄清楚,现在这里是有王法的所在,我已用不着再怕你了,你也别再拿老爷的身份期压我这弱女子。” “好啊!你现在已经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还说自己是弱女子! 小凤,你在抚台大人面前告官,告的又是自己的丈夫,该是个什么罪名,应该心里有数才对。” 孙小凤果然吓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马文中为讨好王彤,只好冷笑一声道:“尹知府,当着本抚的面还敢欺负她!现在是本抚在问话,一切只有本抚处断,你没资格训斥她。” 尹知府低下了头。 马文中哼了声道:“尹知府,你可知道那个叫林家声的是孙小凤的什么人?” 尹知府猛摇头道:“卑职只知他是个私通盗匪、图谋不轨的要犯,难道他和卑职的贱妾也有关系不成?果真如此,这贱人诬告卑职,那就难怪了。” “本抚不相信你不知道孙小凤和那逃犯林家声的关系!”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既然不肯承认,本抚也只有代说了,他们是一对未婚夫妇。 尹知府,你是个聪明人,为什么要做糊涂事?纳妻讨妾算不了什么,但当初必须打听清楚,对吗?” “卑职当初实在不清楚这件事,否则……” “用不着否则不否则了!还有,你把林家声定成死罪,纵然审理公正,在外人看来,却难免有私心之嫌。尹知府,这又是你有欠聪明之处了,你在外服官十几年,看来是越干越回去了。” 尹知府自然听得出,马文中的这番话是有意对他袒护。 他躬身垂首道:“卑职失察,险些铸成大错。好在林家声死罪尚未行刑,待通缉归案后,卑职自当酌情为他减轻罪名。” 坐在一旁的王彤。听到这里,实在无法再隐忍下去,听马文中的语气。分明是有意开脱尹知府,来个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若任由马文中如此审理下去,自己势将对江千里无法交代。 尤其,如果尹知府仍稳坐开封,林家声和孙小凤势必仍被拆散,而且尹知府也绝放不过林家声。 王彤在情急之下,决定不顾一切的使出杀手铜。 只见他不动声色的转头望向马文中道:“马大人,尹知府把林家声定为死罪的这一案,必须就地审理,若林家声果真私通盗匪、图谋不轨,那是死有余辜;否则,就是尹知府蓄意陷入人罪,按律必须革职查办,以正国法。” 王彤的这几句话,只听得尹知府冷汗直冒。 他实在想不透,身为大内侍卫统领的王彤,为何竟会跟自己过不去?莫非他因来到开封,自己不曾前来客栈拜见?还是为了自己不曾献上厚礼?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二章 智审知府 燕子传奇 卧龙生

    关键词:

上一篇:第八章 循循善诱 竹剑凝辉 东方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