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您的位置: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 小说 > 第二部 第十章 新的开始(2) 寻龙记2 Vivibear

第二部 第十章 新的开始(2) 寻龙记2 Vivibear

发布时间:2019-11-02 23:04编辑:小说浏览(143)

    女娲娘娘 相柳的话音刚落,一道耀眼的霞光忽然从天而降,整个房间瞬间被万丈霞光所笼罩,绚烂得化不开。 袅袅的云雾中,一位女神脚踏祥云而来,美得脱俗出尘,清丽优雅,接近人们对神话时代所有的美好幻想。 如梦似幻…… “女娲娘娘”相柳笑着行了个礼。 刘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女娲娘娘! 她居然能看到中国神话中赫赫有名的女神,太不可思议了! 她一时震惊得作不出任何反应…… 女娲娘娘点点头,轻轻开了口,她的声音温柔婉转,仿佛春风拂过湖面:“相柳,辛苦你了。”她又看看刘璃,微微一笑,“你做得很好,龙之九子已经全部归位,这场劫难终于被化解。天帝也答应了我,解除你和白泽的第十世诅咒。以后,你和刘钥,就以姐弟的身份好好相处下去吧。” “多谢女娲娘娘。”相柳似乎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相柳惊讶地发现行天居然也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神色。 女娲的目光落在了刘璃的手腕上。 刘璃一低头,这才发现手腕上的白色图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这个傻孩子,已经回到了刘钥的肉身中去了。”女娲的神情有丝淡淡的失落。 刘璃忽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那道在她危险时就会立刻出现的白光,难道—— 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相柳伸手指了指她的手腕:“在你开始穿越的时候,刘钥体内白泽的灵魂就自动脱离了肉身,前来保护你。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只是一种本能而已。” “是他在保护我吗?” 刘璃的心里空荡荡一片,不知是什么滋味。 最初的爱人,几世轮回中的爱人,为她付出许多的爱人,她却连他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一切都结束了。”女娲温和地看了看刘璃,“无论之前谁对谁错,你们的惩罚已经到此为止了。” 刘璃机械地点了点头,忽然听到女娲的下一句话: “相柳,你的任务也完成了,跟我回天界复命吧。” 她轻轻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却仍然不能平息那里传来的那阵阵隐痛。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他也要离开了。 “女娲娘娘,您先回去吧。”他看了刘璃一眼,“我随后就回天界向天帝复命。” 女娲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点了点头。 在临走前,女娲又扫了一眼始终未发一言的行天:“你天赋异秉,只要好好修为,必成大器。” 行天漠然地侧过头去,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女娲也没有说什么,在漫天绚丽的霞光中,再次完美地退场。 房间里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 刘璃想说些什么,忽然无意中看到了摆放在房间角落里的黄色杜鹃,心里一动。 以往的那些零星片段断断续续地在她脑海中连接起来—— 差不多在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都会看到这种黄色杜鹃,而且似乎都是和任务相关的人才……难道…… 她忍不住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却见相柳眼中掠过了一丝震惊,随后又似乎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行天只是扬扬嘴角:“我就喜欢捣乱,不行吗?” “你不是捣乱。”相柳望着他的眼眸深如潭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起龙之九子失踪事件,和你也有关系吧?” 行天微微一惊,又低低笑了起来:“果然不愧是天界最具有洞察力的度厄星君啊。” “为什么?”相柳刚问了一句,又好似恍然大悟,“难道你煞费苦心,就是为了想解除她的第十世诅咒?将她捉到这里,也是因为想亲眼看到她身上诅咒的解除?” 行天脸色微变,欲言又止。 “但是如果那是你做的话,那必将耗费你的大部分魔力,不是吗?怪不得刚才交手,你的力量这么弱。”相柳略带惊讶地看着他,“想不到你——” 刘璃难以置信地望向行天,脑子里一片嗡嗡乱鸣…… 今天发生太多事了…… “不错,我知道他们第十世的诅咒,本来想放手不管,毕竟是她背叛了我,是她欠了我。但她毕竟是我深爱过的女人,看她一世又一世为情所苦,我……”行天抬起了那双碧水般的眼眸,神色一敛,“我借助了师父和其他西方魔神的强大力量,改变了九星的轨道。” “行天……你……”刘璃咬了咬嘴唇,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前世对不起他啊,虽然她什么印象都没有。 没想到他竟然……自己以前真是错怪他了,还老把他当成坏人。 “那么那个蛇族的幻术……”她忐忑不安地问道。 “只是吓吓他而已。”他挑了挑眉,目光掠过一旁默然无语的相柳,“想不到度厄星君也会有紧张的时候,我看连你自己都想不到吧。” 相柳仿佛并没有听见他的话。 刘璃望着相柳,心里滋味莫名,又望了一眼行天,想要说声谢谢,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不用对我说谢谢。”他冷哼一声,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我就是要你继续欠我,让你用一辈子来还!” 刘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一、一辈子? 他蓦地站起身来,向外走去,有意无意地瞥了相柳一眼:“她只能是属于我!不过,反正你也很快要回到天界了,就让你们单独说几句告别的话吧!” “谁是属于你……” 她刚想反驳,忽然接触到相柳投射过来的复杂的眼神,剩下的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了。她的内心深处,很快涌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和不舍。 两人默默相视,谁也没有先说话。 无边无际的寂静,只有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 明明是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 他的声音,先打破了这份沉寂: “你不怪我吗?因为我,才令你们受了这么多苦。” 她摇了摇头:“那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就像你所说的,那些都是注定的宿命,而这一世才是属于我的人生。所以,我只要紧紧把握住这一世就好了。”她眨了眨眼,“我只知道,相柳是个好人,不,是个好神仙,不是吗?” 他抿了抿嘴唇,笑容却带着几分无奈和苦涩。 两人又陷入了无语的境地。 在一片寂静中,他忽然把手伸了过来,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还是她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 手与手紧握在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 “还真是有点舍不得这里,我的‘挖金子’都没有打通关呢。”他轻轻笑着,慢慢放开了她的手。 “不如我把游戏送你好了,你在天界上班时也可以玩。”她笑了笑,装作不在意地收回了手。 他笑了起来,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如果可以,我早就这么做了。” “终于能回去了呢。”她努力地笑着,“那么,我们就这样说再见了。” 如果分离注定疼痛,那就让疼痛来得快一点,这样结束也能快一点。 快一点说“再见”吧,不然,她怕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 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就要从眼眶里涌出来……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再见,小璃。” 话音刚落,他的全身被一层淡淡的烟雾所笼罩…… 他就要消失了,从此以后他就将永远离去,再也不会出现。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酸,伸手拉住了他即将要消失的衣角:“相柳……”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声音飘渺地仿佛来自天际:“你的生活,不会因为我的消失而改变。保重了,小璃……” 这是第一次和他如此的亲近吧……只是…… 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会想你的哦,神仙大叔。”她咬着自己的嘴唇。 他淡淡地笑:“嗯,那么,你偶尔记得就好。” 当他彻底在她眼前消失的时候,窗外忽然飘进来一点点晶莹的白。 她走近窗子,靠在窗口,怔怔地看着外面的天空。 初冬的第一场雪,降临了…… 回到家里,正是吃晚饭的时候。 一踏进房门,她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 “老姐,你怎么才回来,又到哪里去混了?” 这一次,没有错,真的是弟弟。 刘璃只觉眼中迅速涌起了一片雾气,冲上前一把将他紧紧搂住,喃喃道:“你总算回来了!” 这具身体,不仅是弟弟的,也是她前世的爱人的啊…… 力尽千辛万苦,尝遍悲伤喜悦,经过九世漫长的寻找,终于,迎来了他回来的一天。 她最重要的家人……她的弟弟…… “老姐!”刘钥从她的地狱摇篮里挣扎出来,大口地呼吸着,“你怎么了,想把我掐死呀,至于这么激动的吗?” 刘璃讪讪笑道:“觉得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你了嘛。” “切……”他翻了个白眼,“老姐,你今天好奇怪哦。” “居然敢对我翻白眼!”刘璃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下。 “啊,老姐,你怎么老是这么粗鲁啊,我看你可是嫁不出去喽!”他一手捂着被袭击的独自,一手指着她,龇牙咧嘴地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两个人还在闹什么,饭菜都凉了。”妈妈埋怨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来了,老妈!”刘钥以最快的速度蹿到了厨房,“哇,今天有我最喜欢吃的菜,老姐,你再不来我就吃光光了哦!” “哎呀,你这孩子,等等你姐姐……” 听着从厨房里传来的声音,刘璃的眼角忽然湿润了…… 一切,都恢复原状了…… 这就是……她所想要的幸福吧…… 尾声 一切,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消失而改变。 这些日子以来,刘璃依然像往常一样,穿梭在学校和家的两点之间。 行天依旧在学校里不失时机地展开他的追求攻势。 范佳还是喜欢向她报告最新的八卦动态,不过,这小妮子似乎快成了行天的同盟军了——当然,这是在她不知道他的真身的前提下。 至于刘钥,还是像以前一样,过着懒懒散散的生活。不过,他的人气指数倒是提高了不少,连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除了那个人的消失……似乎什么也没变…… 连着下了几天雪,好不容易今天终于停了,于是刘璃去了北海公园。 公园内不见了各色的花草,也听不到虫鸣鸟语,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素白,那是不掺一丁点儿杂质的白。 也许是天气寒冷的关系,再加上是周末,今天的公园倒是难得的清净。 九龙壁上的九条巨龙昂首摆尾,盘绕弯曲,在海波上翻腾,在流云中穿行,犹如真龙再现。 壁上的景物依旧,可是,她的心境却早已不同。 她走上前去,轻轻地用手指触摸着那些栩栩如生的龙。 一幕幕,犹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各不相同的音容笑貌,在眼前逐渐清晰放大…… 故人往事一一重来,鲜活得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最后浮上脑海的,却是那个三月春柳般的男子。 他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虽然一直装作不在意,可是,很多习惯确实改变不了的。 习惯了他站在她身边,习惯了他在她的房间玩游戏,习惯了每天上学时他跳上她的自行车后坐,习惯了叫他神仙大叔,习惯了吃饭的时候让他吞下讨厌的青椒,习惯了打击他所喜欢的女明星,习惯了看着他一脸郁闷地洗碗,习惯了他的淡淡笑容…… 怎么办,她已经习惯了她的习惯。 好像——开始有些想他。 “你再摸下去,他们也不会变成真人。” 听到那个幽灵般的声音,刘璃无奈地哀叹一声:为什么啊 果然妖魔鬼怪就和别人不同。 她转过头去:“你来多久了?” “哦……从你发呆开始。” 碧眼少年的目光流转,被水雾沾湿的嘴唇更显出胭脂般的红润,白皙的肌肤在雪的映衬下几乎要散发出绚目光芒似的,让人不禁忘记了今天是个没有阳光的阴天。 “拜托,不要老是这样像鬼一样出现,会吓死人。”刘璃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是我的人,我当然要盯紧你。”他振振有词。 “啊……我对妖怪没兴趣。”她嘴角开始抽搐。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他那冷冷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略带得意的笑容。 刘璃刚想说什么,忽然看见天空中一轮红日悄然跃出了云层,从云层的缝隙里射出无数道霞光,和煦地洒落在九龙壁上,在九条龙身上折射出阡陌纵横的瑰丽色彩。 “那可不一定哦。” 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内,让她的心为之一荡,却不敢转过身去确认。 忧郁着……忧郁着…… 终于还是抵不住内心的渴望,她缓缓转过了身。 丝般顺滑的紫色长发,墨玉般的深邃双眼,若有若无的淡淡笑容,犹如三月里随暖风在湖边丝缕摇曳的一株春柳,容颜悦目,气质如玉。 一层层的光与色,闪闪烁烁地都映现在他的眼底。 是他,真的是他…… “小璃,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他哭丧着脸,委屈的眨巴一下眼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回天界了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心情,她只能无比震惊地瞪着他。 他耸了耸肩:“我是回去了啊,可是,没人说我不可以再下来啊。你不知道吗,度厄星君这份工作是很清闲的。” 她的额上开始淌冷汗:“那,那为什么上次分开的时候你不告诉我?” 可恶啦,上次还搞得跟生死离别一样,害得她差点掉眼泪。 他笑得宛若春风:“因为,那样更有离别的气氛啊。” 呃—— 她全身石化了。 “而且,我这次请了长假哦,从明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同班同学了。小璃,你高兴吗?”他笑眯眯地凑近她,轻轻碰了碰她的脸,“难道你高兴得都傻掉了?” 刘璃冲他灿烂地一笑:“神仙大叔……” 他眨巴着眼睛:“什么?” “去死!” 一记飞拳重重砸在了他的眉角。 “啊,小璃,这就是你表示高兴的方法吗?好、好特别啊……”他揉着眉角,眼中却是笑意盈盈。 “喂,你们够了吧!”从相柳出场开始就被无视的某妖开始发飙了,“不识相的家伙,怎么老在我们独处的时候出来捣乱?哼,就算你是个神仙,我也半分不让!” 相柳望向他,轻轻一笑:“我可不能把她交给一个妖怪。”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仿佛发出了嗞嗞的电流声……三丈开外的活物瞬间都被拍飞…… 刘璃的脸剧烈抽搐了几下。 妖怪VS神仙! 她怎么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会轻松了…… “好了,以后都是同学了,你们一定要和平相处哦!” 她瞪了他们一眼,自顾自地向前走去,将还在用眼神互相杀来杀去的两个非人类甩在了身后。 没走几步,一片雪花忽然飘落在了她的鼻尖上,她停下了脚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虽然是寒冷的冬日,可是…… 闭上眼,却仿佛被温柔的气息紧紧包围着。 不知不觉,嘴角,浮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今年冬天的雪—— 好温暖!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部 第十章 新的开始(2) 寻龙记2 Vivibear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