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您的位置: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 小说 > 【江南小说】犬侠

【江南小说】犬侠

发布时间:2019-10-09 11:30编辑:小说浏览(83)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题记
      
      (一)
      荆轲已死,易水尤寒。
      江畔孤舟缓缓行驶,没入苍茫。
      船头一人当风立。颈间红丝巾与朔风撕扯,携流岚齐飞。
      荆轲,你未竟的使命将由我作最后一搏。食指拂开额前刘海,凝望右手长剑。
      长风掠帆,思绪如缕。
      暮色下他看到一人一犬立在河畔,久久不肯离去。
      船随波浮沉,水珠飞溅至衣角鞋袜,渐渐浸透青衫清晰了肌肤。速度愈发快,幽蓝的浪花拍打船身哗哗脆响。木屑纷纷碎落,水声趋大。
      嘭!一道巨浪打在船身,船似蛟龙腾舞,卷入波涛。
      
      (二)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兵荒马乱的战国街道破碎,百姓流离。
      经过街角,孤风听到几个乞丐争吵。为一只狗。
      饥饿的年代,别说争抢狗肉,就是人吃人也常有发生。
      他不想管,冷冷瞧了眼。一条金黄色毛发的小狗被五个乞丐分别扯住头、前肢、后肢高举空中,扑腾着,无力地呜咽。地上支起一口大锅,火焰熊熊。
      淡淡一眼,孤风手部神经抽动。剑在鞘中。
      步步走过。一片黄叶悄然落地。
      右耳一动,好像聆听到声声的哭泣。
      回头,小狗孱弱的身子喘息着。眼神交汇,孤风蓦地怔住。
      十三岁那年,被人肆意打骂的孤儿眼里是不是有相同的颜色?
      握剑的手紧了紧,驻足。
      乞丐们一齐转头。
      烽火漫天人不得活,救你岂非害死他们?思想间,提步向前。
      乞丐分赃均匀,哄笑着掀起锅盖。一人道:“奶奶的这点狗肉还得哥几个分。不如再去抢民宅,还有花姑娘玩。”
      另一人摇头:“得了吧,如今十室九空。”
      他指了指锅又道:“赶紧吃。老规矩数数,爷快馋死了。”
      众人大笑,只待数到三就将小狗抛入一池滚烫。
      一,二,三!
      
      (三)
      孤风不过江湖剑客,漂泊天下,以杀人为生。
      拔剑的一刻,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一地尸体间,他将它放下,走。
      走着,余光扫至后方紧随的一团金色。剑鞘点地,冷冷道:“不要跟来。”
      旺呜。它低鸣一声,一瘸一拐跟上。脸颊蹭了蹭剑鞘。
      原来小腿伤了。看着长长一道血痕,孤风俯身取出金疮药,提起它的腿涂抹。
      小狗吃痛,哀鸣。
      孤风狠拍它头,寒声:“不准叫。这点苦都吃不了,你活不下去!”
      小狗噤声,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真的安静了吗。看它只有几个月大,遇到这种伤应该会叫得很大声。
      孤风有些意外,扯下颈上的红丝巾包扎。
      穹宇阴霾,乌云层叠交织,雷电滚滚。
      水珠一滴滴打落,粉碎在断瓦残垣,转眼将有一场倾盆。
      孤风仰望天空,衣袂猎猎作响。
      低头看脚下不肯离去的金黄,喟叹:“也罢。天意让你我同行,从今往后就跟着我好了。”一把抄起它裹在怀中,轻功飞掠。雨水顺着发梢汩汩而落,湿透了他的黑衫。小狗蜷缩在胸口,头偎得紧紧,贪婪地汲取温度。
      
      (四)
      苍茫大地,潇潇雨歇。荒庙。
      醒来的时候,孤风眼前几只苹果在晃动。苹果上有淡淡的齿痕。
      小狗踪影全无。
      这时,一名绿衫少女进门道:“公子。我家小姐颇喜欢你的狗儿,叫我送了银子过来。”
      孤风道:“不卖。”
      绿衫少女掏出银子:“你看。这里有十两银子,在集市可以买十几只好狗了。”
      孤风拔剑,抵住她脖颈:“我既已决定照顾它,就不会卖给任何人。”
      绿衣少女面如土色:“好好。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小姐。”退走。
      孤风拿起地上一只苹果放入怀中,跟上。
      太子府——抬头看了眼牌匾,迈进门。
      “翠儿回来了吗。快来快来,它怎么不理我呢?”甜美的声音自庭院传出。
      孤风进去时,金黄的小狗正撇头趴着。旁边一个少女叉腰而立。她一袭火红衣裳,身材前凸后翘。回首的一刹,如雨霁云消,美艳不可方物。
      
      (五)
      孤风扫了眼小狗:“还我。”
      话音未落,慵懒的小狗忽然有了精神,雀跃着飞奔去。
      红衣少女一跺脚,撅嘴道:“要是不还呢?”
      孤风抱起小狗:“由不得你。”正轻身而起,胳膊一沉被人拉住。
      孤风拔剑。寒光掠过,其人飞退三尺。
      红衣少女拍手笑道:“荆轲!”又向孤风做了个鬼脸:“嘿嘿,这下你不想给都不行咯。”孤风抬头,眸中流转着莫测的光:“你就是当世剑术排名第一的荆轲?”
      看了看对方手里那柄剑,满刃花纹毕露,曲折婉转,凹凸不平。接着道:“古剑鱼肠?”
      荆轲微笑点头:“阁下见识广博。不知可否给个面子,将狗卖给姬冰公主。”
      孤风冷冷道:“那要看你的本事。”
      人若鹰隼,冲向荆轲。
      
      (六)
      剑似长虹,匹练般划过。
      荆轲点地飞起,双手握剑柄,鱼肠剑自上而下劈落。
      轰!地表爆裂长缝一道。孤风腾起,蹂身追上。
      两人落至屋顶,身影交错,剑光纵横。
      转瞬间,瓦片多米诺骨牌般一排坠落,化为粉末。
      汪汪!激战正酣,小狗冲上屋顶,咬住了荆轲脚踝。孤风趁势挥出一剑,疾如迅雷,抵住了他眉心。
      荆轲低头看了看,微笑:“你赢了。”
      孤风收剑:“不。刚你若一剑刺在它身上便可脱身,再一记回马枪,恐怕我躲不过。”
      荆轲耸肩摇头:“不不。要那么做了,刁蛮的小公主非砍了我不可!”
      姬冰脸微微一红,嫣然道:“算你识相。”
      说话间听到几声清脆的掌鸣声。回头看,一个一身华服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背负长琴的白裳青年拍着掌缓步走来。
      荆轲抱拳道:“太子殿下,渐离。”
      
      (七)
      高渐离,琴剑双绝高渐离。
      今天竟遇到两大绝世高手。细细打量他:长发如缕,眉目如画,散发出尘之气。
      高渐离也注意到孤风,淡淡道:“好久没见荆轲和人打得那么激烈了。太子丹殿下,你说呢。”太子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没错。兄弟剑术非凡,不知高姓大名?”
      孤风道:“在下孤风。江湖小卒,不足挂齿。”
      太子丹上前握住他的手:“英雄不问出处。如今将有大事,阁下身怀绝技不知可否与我等共谋?”
      荆轲和高渐离听着,表情严肃。
      高渐离道:“太子殿下,此事事关重大。”
      太子丹摇头:“唯才是用,推心置腹。”
      他接着道:“此事非武勇绝伦者不可当,决不能放弃人才!”高渐离沉默。
      孤风道:“太子但说无妨。我本江湖客,有钱便可豁命。”
      燕太子丹目不转瞬地凝视他良久,终于道:“我要选出一个人。刺杀秦王!”
      
      (八)
      孤风静默。
      七国之内属秦国势力最强,天下之大,无人敢掠其锋。
      荆轲与高渐离手心拧紧剑柄。孤风道:“我有一个要求。”
      太子丹道:“尽管提。”
      孤风指着小狗:“莫让公主抢它。”所有人愣住。
      荆轲突然大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这事不用太子发话,我和小高就能帮你。”高渐离道:“别扯上我。”
      太子丹也笑:“好!比武大会时,还准你带上它。”
      孤风道:“比武大会?”
      太子丹点头:“五个月后将会举行一场盛大的比武大会,夺魁者将执行这次重大任务。”
      荆轲和高渐离眸中透出光芒。庄严神圣。
      这次任务摆明了是死路一条,他们为何如此积极?
      孤风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他不懂什么叫匹夫有责。童年开始他懂的就是生存,狼一样生存。
      
      (九)
      接下来几月孤风、高渐离、荆轲日日把酒论剑。小狗则常被姬冰抱去玩耍,渐与她熟谂。她给它取了个名字:霜儿。孤风本不答应的,但被一声声“孤风哥哥”叫得不得不允。
      这一日,高渐离独自在太子府后山瀑布下的巨石上抚琴。
      琴声清越,如水东流,一片澄澈透明。
      他双目阖起,长袖浮动,手指拨动琴弦。清冷如烟,沉浸于旋律悠扬的世界。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掠过。琴声戛然而止。
      “孤风。你找我?”高渐离未睁眼。
      孤风道:“想问你一件事。”
      高渐离道:“知无不言。”
      孤风道:“你们究竟为了什么要刺秦?这是条不归路。”
      高渐离道:“为燕国子民,为天下苍生。”
      孤风道:“哦?”
      高渐离道:“若一人之死能换来六国百姓的安乐,死而无憾。”
      孤风想了想,道:“倘秦统一六国,战祸自然消弭。为何我们还要刻意挑起战争?”
      高渐离缓缓睁眼,瞳孔中蕴含着深邃的蓝。沉默。
      “让我来告诉你!”竹林上空一阵破空声,荆轲飞身而至。
      他眉眼含笑,撇嘴道:“因为秦欺人在先,嬴政那小子若不随意动武,百姓自然和乐。”
      孤风低头,一时也找不出驳词。
      是这样么。高渐离沉思盯琴,伸手触动一根弦。
      吭!弦声碎了寂静。
      
      (十)
      霜儿在姬冰的精心照料的五个月脱胎换骨。体格硕大,水平高度已至她胸。远远看去一身金黄色的毛发层层披于全身,像只威风凛凛的雄狮。
      见三人归来,霜儿扑向了孤风。蹦起一人高,不停舔他下巴。
      姬冰双手叉腰,上前将霜儿转过:“喂。最近都是我在喂你哎,吃里扒外!”
      霜儿却不理她,挣脱开去,摇动尾巴绕孤风转。
      荆轲见状大笑,连高渐离都微撇了撇嘴。
      姬冰咬唇起身,正要发作,却似想起什么。眉间隐隐藏着几分落寞,抚着霜儿的金毛嗫喏:“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却不把我当回事。”转身离去。
      风起了,姬冰的红裙若流风回雪,随着纷纷扬扬的桃花飘舞。背影像一幅水墨山水画渐渐迷蒙,流散。
      正瞧得出神,太子丹走来:“三位。比武大会就在明日。”
      荆轲嬉笑道:“太子殿下,一切交给我们!”
      高渐离颔首。孤风摸了摸霜儿的头,眼中露出一丝冷芒。
      
      (十一)
      燕国皇宫,侧殿广场。
      武士将附近百里包围,数百豪杰围着一个巨大的圆形校场。中间有块方形凸起,铺着黑色地毯,就是比武场地了。比武大会在太子丹一声高呼中拉开帷幕。台上风起云涌,壮士前赴后继。
      孤风脖颈红色的丝巾随风飞舞,金黄的大犬气势汹汹地伫立身侧。荆轲趴在高渐离身上不知真睡着还是装睡。高渐离一脸恬淡。
      荆轲突然睁眼,低声道:“喂。你们有没发现后面那黑衣人。”
      孤风道:“不需要知道。”
      高渐离道:“此人形如鬼魅,从步法看武功极高。”
      孤风道:“无甚可惧。”
      荆轲拍了拍他肩,笑道:“我就喜欢你这份骄傲!”眼光看向高渐离。
      高渐离神色清淡,眼底深似海水。
      沉默间,台上吆喝声变大。
      一个蒙着面纱的蓝衣少女婷婷立于比武场中央,虽看不清容貌,但她肤如凝脂,身姿卓越,引得众人齐声叫好。
      高渐离目中闪过一丝微芒,道:“她绝不是个花瓶。”话说间蓝衣少女已将前来挑战的壮汉击出场外。没人看到她怎么出手,她根本没动。接着又有几人冲上,可还没落地就飞身弹了出去。
      荆轲哈哈一笑:“小高看女人的本事果然一流。”
      孤风道:“结界幻术。”
      高渐离点头:“让我去会会她。”衣袂飞扬,一簇白光掠上了台。
      荆轲摇头:“他可不是冲动的人。”
      空中,高渐离自后背拔出七弦琴,置于膝前。五指轻轻一拂,高亢雄壮的音律淌出。蓝衣少女的结界如墙壁四面围城,琴声却似一把无形利刃,致命的穿透力丝丝滑入。
      蓝衣少女胸口一窒,就要吐血。然琴调一转,如溪水流深,温润如玉。
      她深吸了口气。高渐离白衣如雪立于场中:“在下高渐离。请教姑娘芳名?”
      蓝衣少女垂下螓首:“舞汐羽。”走下台,站在了角落。
      这就认输了吗。高渐离望向她。
      目光相遇,一道电波揉碎了阳光。
      孤风和荆轲背后的黑衣人瞬移到舞汐羽身侧,寒声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舞汐羽一惊,低头。
      
    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十二)
      荆轲对孤风道:“先上咯。要我打不过小高,你替我做了他。”兔起鹞落冲上台。
      高渐离道:“你来了。”
      荆轲笑道:“小高,我可不会和你客气。”鱼肠外露,泛着血一样的光泽。
      高渐离拨动琴弦:“好。”
      狂风乱舞,枝桠被压得很低。众人的喝彩声达到巅峰。
      荆轲面色凝重,剑若火龙掷出。高渐离长袖一拂,漫不经心地闪过,十指间一曲《高山流水》缓缓奏出。鱼肠剑脱手旋转,剑身火光四溢,燃进旋律。
      高渐离道:“大音希声,水利万物而不争。你的剑至刚至猛恰巧为我所克。”五指不停,仿佛有磅礴的大水从天而降,水滴溅在荆轲每一寸肌肉。
      荆轲道:“水平平淡淡,纵然长久但活之无味,必不如一刹绚烂之极致!”剑舞流岚,火焰吞吐。身上水滴瞬间蒸发,火焰环绕他形成椭圆形的结界。

    本文由幸运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犬侠

    关键词: